感恩奉愛瑜伽帶給我這麼美好的學習氛圍

等待已久的台灣《博伽梵歌》課程終於開課了,在學員的引領期盼下感恩、開心地進行著。

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害怕死亡?面對學校沒有教的知識,與日俱增的困惑心終於在嘉娜娃靈性導師的揭示下,有如天靈蓋被打開般靈光乍現,烏雲散去。

1804BG《博伽梵歌》導讀班包含了「唱瑜伽」、「哲學瑜伽」和「食瑜伽」三種不同的面向,體現了全方位的靈性金三角課程。

上課時,學員如獲至寶、目光炯炯有神。中午時刻食慾大開,看著食瑜伽主廚們用愛調味的美食,親自派餐到學員面前時,真的有種莫名的感動。午休時光,由瑜伽老師帶著學員大休息,輕柔的話語讓人進入甜甜的夢鄉。下午上課前,學員的介紹分享,讓大家也參與了一小段彼此的生命和心情,有著回到家的感覺。

就這樣,和大家一起度過美好的一天,感恩奉愛瑜伽帶給我這麼美好的學習氛圍。

 

小時候的"為什麼…?"
已經找到答案了嗎?

小侄子恩恩在準備迎接弟弟出生前,總是對著媽媽問了好多的問題:
「媽媽,妳會生出一顆蛋嗎?弟弟就從蛋裡跑出來嗎?」
「媽媽,弟弟生出來是弟弟,那,媽媽妳生出來時就是媽媽嗎?」
恩恩數不清的疑問,總是令大家莞爾一笑,也看到孩童純真的一面。

當恩恩爸爸陪媽媽住進產房的那一晚,從沒離開過父母的恩恩很焦慮地坐在床邊 ; 眾姑姑表姐們圍著他,等著讓他挑選一位理想的「床伴」來陪他度過這一晚。

姑姑表姐們使勁討好他,大家都想陪著這可愛的孩子。
恩恩皺著眉進入很深的不解中⋯⋯
「為什麼會有這種事情發生?」恩恩突然冒出這一句。
「什麼事情啊?」姑姑表姐們齊聲問。
「為什麼會有爸爸媽媽不在身邊的一天啊!」恩恩的一句話,惹得姑姐們一陣哄堂大笑。 繼續閱讀 小時候的"為什麼…?"
已經找到答案了嗎?

【讀經典.寫生活】初二獻禮/廚房裡的瑜伽師

這知識使人通過聆聽、觸碰、觀看、品嚐和嗅聞體驗超越物質範疇的事物。—《瑜伽經》3.36

永遠要延展和擴充自己的身體。延展與擴充帶來空間,而空間帶來自由。自由意味著精準,而精準具有神性。—艾揚格

上星期我回嘉義探望爸媽,拗不過快過年了老媽想辦桌的熱情,硬是在寒流細雨中母女倆上早市採買。媽已經是歐巴桑,歐巴桑有她自己選攤的鐵則:老闆要「臉看起來乾淨」、賣的菜「每株不同、顆顆性格」……。媽回到家一邊發落我洗菜、一邊又交代:「用手機打給你爸,叫他準時回來呷飯!」回頭她已埋首小小爐臺上迅速熟練地將食材熱炒起來。 繼續閱讀 【讀經典.寫生活】初二獻禮/廚房裡的瑜伽師

《把愛送出去》聲音就像珍珠項鍊那條無法看見的細線

十年了,媽,無法比此刻更加想念妳的笑顏。

不論工作忙碌與否,固定會有那麼一段時間是風雨無阻留給長安護理之家的。不是因為有很多愛心想分給爺爺奶奶,而是私心因為媽媽是住民之一才願意去到那裡。即使每週一次的頻率不高,在這樣往返的過程中,我仍然逐漸失去了熱情。從一開始的無話不談到後面的無話可說,就像電力不足的機器人邁不開腳步,最終只能兩眼平視、沈默。

直到我接觸了奉愛瑜伽的志工隊,參加「唱瑜伽」並學習跟著大家開懷地唱著歌,我的電力不知不覺地重新被充滿了。在媽媽床邊時,我不禁用學來的曲調,時而歡樂、時而低沈、時而緩慢、時而輕快地來傾訴內心的情感。 繼續閱讀 《把愛送出去》聲音就像珍珠項鍊那條無法看見的細線

【當藝術與經典相遇】

心的苦行是,知足、簡樸、莊重、自制和淨化自我。
– 博伽梵歌 17:16

常常聽人說「心花朵朵開」「心花怒放」,好像他眼裡的世界都發光了,連心也亮了;但也有人會說「心如刀割」、「心痛如絞」,這時,想必他的世界被長滿刺的藤蔓纏繞,而心都萎縮了。

每一天,也許是清晨六點半的鬧鐘聲響,或是準時黃昏四點接小孩放學;烈日下穿梭巷弄間投遞信箱廣告,然後住戶又一一往回收桶扔棄;感應門裡毫無眼神交匯的「你好」以及「謝謝光臨」;行程表上寫滿從起床後到睡眠前的時間安排,備忘錄裡有待完成或將實現的夢想計劃。 繼續閱讀 【當藝術與經典相遇】

全神貫注的力量

一開始學習體位瑜珈,常是在一天的忙碌後勉強打起精神,壓下心頭那股想回家洗熱水澡上床睡覺的衝動,拖著腳步進去教室上課。

卻發現自己在短短一小時的課程中充飽了「心」的電,出教室時不但腳步輕盈,同時也像是電影「露西」中腦力異常增益的女主角,能夠抱著超脫、穩定的心態,以一指之力去勾動萬事萬物間隱秘的聯繫來達到期望的效果。 繼續閱讀 全神貫注的力量

正確學習 ,遠離疑惑

靈性世界是永恆不變的,物質世界卻一直在變化。靠深入分析「時間」這項要素對客觀存在的影響,可以瞭解客觀存在著的靈性與物質這兩種能量根本的區別,從而獲得最敏銳的洞察力,永不再感到困惑。過去,人只需靠打坐冥想就能得到辨別力,但處在現在的年代,得仰賴奉獻者的仁慈給予和分享,才有機會學習適合的練習方法。

感恩嘉娜娃老師啟迪我靈性知識,讓我能輕易明白經典的內容從而受益,不再虛度人體生命。

專注

想回歸超然本性,但軀體感官在生活中常被周遭環境存在著的人、事、物影響;雖知這一切是不真實存在的假象,不過感官很難擺脫感官對象的束縛。

《博伽梵歌》中提到:心意你如使用正確,是最好朋友,相反便是敵人。目前的我無法擺脫感官意識引誘,但知道如何遠離它們:透過吟唱聖名,盡量和奉獻者在一起,每天唸誦持之以恆到達全神貫注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