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藝術與經典相遇】

心的苦行是,知足、簡樸、莊重、自制和淨化自我。
– 博伽梵歌 17:16

常常聽人說「心花朵朵開」「心花怒放」,好像他眼裡的世界都發光了,連心也亮了;但也有人會說「心如刀割」、「心痛如絞」,這時,想必他的世界被長滿刺的藤蔓纏繞,而心都萎縮了。

每一天,也許是清晨六點半的鬧鐘聲響,或是準時黃昏四點接小孩放學;烈日下穿梭巷弄間投遞信箱廣告,然後住戶又一一往回收桶扔棄;感應門裡毫無眼神交匯的「你好」以及「謝謝光臨」;行程表上寫滿從起床後到睡眠前的時間安排,備忘錄裡有待完成或將實現的夢想計劃。 繼續閱讀 【當藝術與經典相遇】

全神貫注的力量

一開始學習體位瑜珈,常是在一天的忙碌後勉強打起精神,壓下心頭那股想回家洗熱水澡上床睡覺的衝動,拖著腳步進去教室上課。

卻發現自己在短短一小時的課程中充飽了「心」的電,出教室時不但腳步輕盈,同時也像是電影「露西」中腦力異常增益的女主角,能夠抱著超脫、穩定的心態,以一指之力去勾動萬事萬物間隱秘的聯繫來達到期望的效果。 繼續閱讀 全神貫注的力量

正確學習 ,遠離疑惑

靈性世界是永恆不變的,物質世界卻一直在變化。靠深入分析「時間」這項要素對客觀存在的影響,可以瞭解客觀存在著的靈性與物質這兩種能量根本的區別,從而獲得最敏銳的洞察力,永不再感到困惑。過去,人只需靠打坐冥想就能得到辨別力,但處在現在的年代,得仰賴奉獻者的仁慈給予和分享,才有機會學習適合的練習方法。

感恩嘉娜娃老師啟迪我靈性知識,讓我能輕易明白經典的內容從而受益,不再虛度人體生命。

專注

想回歸超然本性,但軀體感官在生活中常被周遭環境存在著的人、事、物影響;雖知這一切是不真實存在的假象,不過感官很難擺脫感官對象的束縛。

《博伽梵歌》中提到:心意你如使用正確,是最好朋友,相反便是敵人。目前的我無法擺脫感官意識引誘,但知道如何遠離它們:透過吟唱聖名,盡量和奉獻者在一起,每天唸誦持之以恆到達全神貫注的狀態。

堅持

「紀昌學射」的典故,紀昌向飛衛學習射箭,飛衛要紀昌先學會不眨眼的功夫,紀昌苦練兩年能夠不眨眼之後,飛衛接著要紀昌練眼力,要能將極小的物體看得很大、很清楚。紀昌苦練三年後,便能夠將蝨子看得跟車輪一樣大,看其他東西都像山丘一樣巨大,然後,紀昌能夠一箭射穿蝨子的心。飛衛說:「你成功啦!」這就是心念專注的功夫吧! 繼續閱讀 堅持

超越機械的呼吸

第四種調息~控制生命能量的呼吸。

當一個人通過虔敬至尊神達到精神發展的某一個階段時,一旦進入深度的冥想狀態,其呼吸就能在任何時候自動停止,也就是說,當我們透過修息,心靈變得純淨,就可以正確控制和引導我們的生命,獲得啟發,提升到超然存在的層面上。

循序漸進邁向前

呼吸的梵文為prana,也泛指為「生命能量」或「氣」, yama意謂控制, pranayama意思為控制呼吸,也就是在中華文化裡所說的「調息」。呼與吸,一來一往的流動是生命裡恆常的存在,是感受「還活著」的辨識方法 ; 是維持肉身的功能之一。如同「時間」一般,我們擁有它且經歷它,它黏著我們的情緒好似皮膚一般,一呼一吸敲打著拍子,當情緒跟著自身及外在的變化產生波動時,這拍子有時打得張狂,有時氣喘吁吁。 繼續閱讀 循序漸進邁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