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傳播奎師那意識

聖帕布帕德─旅程,在美國傳播奎師那意識

1965年的8月13日,一個星期五的早上,聖恩A.C.巴克提韋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離開加爾各答,啟程到紐約去。這位純粹的奎師那奉獻者,帶著對神意識的永恆資訊,以及原原本本的純然資訊到西方國家去。他所搭乘的佳拉杜塔號在當時只是一艘常規貨運輪船。但這一次,在輪船的客艙裡載著一位不比尋常的乘客–A.C.巴克提韋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這一次不朽的旅程開啟了人類宗教史上深遠重大的影響。哪會有人想到這日常的航程,會帶來何等深遠重大的影響。

西方人能夠接受嗎?他們會不會明白韋達經的資訊?面對一望無際的海洋,聖帕布帕德想著如何把奎師那意識呈獻給全球的人。穿著簡單黃色教袍,坐在甲板下的客艙,他正在閱讀《永恆的柴坦亞經》,這帶給他很大的慰藉。這本書記載了主柴坦亞‧瑪哈帕布一生的故事,主柴坦亞是奎師那五百年前在印度顯世的化身,他提倡唱頌哈瑞-奎師那。現在,聖帕布帕德也帶著同樣的信息,除了教導世人唱頌哈瑞-奎師那曼陀,更把《聖典博伽瓦譚》的教誨,傳到世界上每一個角落。

這段海域的航程,通常風浪很大,但這次卻比以往一般的好。但年事已高的聖帕布帕德兩天之內心臟病卻發作了兩次!可是,他仍然堅持下去。帕布帕德爺爺忍受著這些痛苦,一路上想著他這次的使命。他不能肯定自己可否捱過這段航程,但他將此次神聖的使命看的比任何事都重要,他要把純然的靈性生活帶給西方的每一個人,因為這應該是人類與生俱來所應有的權利。他這樣說:「倘若大西洋展露它如常波濤洶湧的面貌,我可能已經死了,但主奎師那照顧了這條船的安危。」奎師那幫助祂的代表渡過大西洋,把他帶到每個誠懇靈魂的心中。他們都在苦候靈性生活,他們可能從未想到神會透過他純粹的奉獻者到來,但無論怎樣,他們都在等待。

而聖帕布帕德並不會使他們失望,他從不偏離正道,原原本本忠實的把奎師那信息傳遍開去。他常常說他唯一的資格,就是把主奎師那的教誨及靈魂導師的教誨毫無更改,原原本本的奉獻傳播出來。他從未憑空構想一些東西出來,他只想做整個師徒傳承謙卑的僕人,他接受到的知識,他會原原本本的傳下去。他就好像一個送信的人,他的職責就是傳遞書信,一個好郵差不會打開信件,更改裡面的資訊。他不會這樣做,他會原原本本的把資訊傳遞開去。我們怎樣能夠不感恩呢?

1965年9月17日,聖恩A.C巴克提韋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搭乘佳拉杜塔號抵達波士頓,心中始終銘記他靈性導師給他的命令–把聖柴坦亞‧瑪哈帕布的教導帶出印度,傳向全世界。當他看到波士頓上空陰冷、污濁的天際時,他明白要完成這神聖的使命極為困難,為此他用孟加拉文十分謙卑寫下了一首詩。詩題為「在美國傳播奎師那意識」這具有歷史意義的禱告性詩歌,祈求所有墮落的靈魂能獲得拯救。詩節如下:

我親愛的主奎師那,你對我這個無用的靈魂如此親切,但我並不知道為何帶我到這裡,現在您可以隨意處置我。

但我猜您要在這裡做些事,否則為何帶我到這可怕的地方?

這裡絕大多數人都被愚昧和激情屬性所覆蓋。他們專注於物質生活,以為自己很快樂、很滿足,因此對有關華蘇戴瓦的超然信息沒興趣。我不知道他們將如何能夠理解它。

但我知道,您沒有緣故的仁慈可以使一切成為可能,因為您是最高級的神祕主義者。

他們如何才能瞭解奉愛服務的甜美?至尊主啊!我唯有祈求您的仁慈,讓我能說服他們接受您的信息。

憑您的意願,眾生被錯覺能量所控制,因此如果您願意,他們也可以憑您的意願掙脫錯覺的鉗制。

我希望您拯救他們。只有當您想拯救他們時,他們才能明白您的信息。

《聖典博伽瓦譚》的話語是您的化身,認真之人如以恭順的態度不斷聆聽,就能明白您的信息。

《聖典博伽瓦譚》第一篇第2章的第17-21節詩說:『作為眾生心中的超靈、誠實奉獻者的恩人,人格首神聖奎師納會把渴望聆聽祂信息的奉獻者心中的感官享樂慾望清除掉。正確地聆聽和歌唱祂地信息是虔誠活動。經常參加《博伽瓦譚》的課,並為純粹奉獻者做服務,就能消除心中幾乎所有的物質污染/為超然讚歌頌楊的人格首神做愛心服務,就會像無法改變的事實一樣被確定下來。心中一旦堅定不移地決定做愛心服務,貪婪、渴望和嚮往等物質自然激情及愚昧屬性地產物,就會從心中消失。奉獻者於是便穩定地處在善良屬性的層面上,變得十分快樂。這樣處在純粹善良屬性層面上的人,因為不斷為至尊主做奉愛服務而心中充滿喜悅,在擺脫一切物質接觸的階段,獲得對人格首神實質性的科學認識。至此,心中的結被打開,所有誤解煙消雲散。當人看到自己是主人時,功利性活動的鎖鏈就此中斷。

我如何做才能使他們理解奎師那意識的信息?我很不幸、沒有資格、最墮落。我自己無力使他們相信,因此請求您的恩賜,讓我能說服他們。

至尊主啊,不知為何,您帶我來這裡講述有關您的信息。現在,我的主啊!讓我成功還是讓我失敗,一切都取決於您的意願。

所有世界的靈性導師啊!我只能重複您的信息,所以如果您願意,您可以使我具有讓他們能聽懂的說話能力。

只有靠您的仁慈,我的話語才變得純淨。我確信,當這超然的信息進入他們的心中時,他們無疑會感受快樂,從而擺脫生活中所有不快樂的狀態。

至尊主啊!我就像您手中的木偶。所以,如果您帶我到這裡來跳舞,那就讓我起舞,讓我起舞。至尊主啊,讓我按您的意願起舞吧!

我沒有奉愛之情,沒有知識,但對主奎師那的聖名有著堅定的信心。我被授予巴克提韋丹塔的稱號,現在如果您願意,您就可以實現巴克提韋丹塔的真正目的。

9月19日輪船駛進紐約,這個1960年代中期孕育新潮流的城市,毫無疑問,聖帕布帕德完全不屬於這個地方。他的穿著是靈性世界中人的打扮,他掛著一條傳統的頸珠,手上拿著放在袋裡的念珠,從頸項懸下,用來念頌神的聖名。他穿著一件很簡單的棉質教袍,一塊橫布掩蓋著上身。他膚色金黃、削髮,頭上有一條小辮子,他的前額點上了聖泥,是神奎師那僕人永恆的標記。沒有人想過一位從印度來的聖人,—位托缽僧會來到紐約。他可能是第一個這樣穿著的外士納瓦人來到美國紐約。每一個人都妥協,沖淡印度傳統文化,但他並沒有。他不會這樣做,因為印度的文化傳統反映出靈性的傳統。印度的靈性傳統是原始的、純潔的,最後來說,這不是印度的傳統,而是靈魂的傳統。而聖帕布帕德並不會改變任何一件事,因為他的使命就是把世界上原來屬靈的文化,原原本本的傳揚開來。從這裡開始,他會開始傳揚奎師那意識到每一城市、每一村落。他已經做好充份預備,他學識淵博、稔熟印度靈性的知識,而最重要的,他有哈瑞-奎師那,哈瑞-奎師那,奎師那-奎師那,哈瑞-哈瑞/哈瑞-茹阿瑪,哈瑞-茹阿瑪,茹阿瑪-茹阿瑪,哈瑞-哈瑞,這瑪哈曼陀(Hare Krishna maha-mantra)是這個年代修習靈性意識推崇備至的方法。

雖然,開始的時候,教務推廣很是艱辛,逐漸聖帕布帕德成立了國際奎師那意識協會,人們開始加入唱頌哈瑞奎師那的行列。其中一些人成為了他認真的學生。聖帕布帕德首先傳道的兩個城市是紐約及舊金山。隨後,他指導美國門徒三年之後,他啟程往英國倫敦,至1971年,當時披頭四樂團喬治‧哈里森及約翰‧藍儂灌錄了哈瑞-奎師那唱片(My Sweet Loard等)。從這時候開始,成千上萬的人便聽到這曼陀。聖恩尊A.C.巴克提韋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憑著他的真誠及不妥協的精神,1966年在紐約成立的國際奎師那意識協會已傳遍六大洲。現在,世界上主要的城市都可以看到奉獻者以樂器邊唱邊奏,齊頌「哈瑞-奎師那,哈瑞-奎師那,奎師那-奎師那,哈瑞-哈瑞/哈瑞-茹阿瑪,哈瑞-茹阿瑪,茹阿瑪-茹阿瑪,哈瑞-哈瑞」。